play
視頻:實拍幼兒園給孩子服處方藥引家長不滿圍堵




  陝西宋基會幼兒園常年給全體幼兒喂食成人抗感冒處方藥
  “集體服藥醜聞”調查
  家長們發現了至少兩張進貨單,其中一張寫於今年3月份,進貨量為1萬片。但家長們在學校並未發現藥片,“這些藥是不是已經被孩子們吃了?”
  首席記者|楊 江
  3月11日,星期二,6歲小女孩青青缺勤了,她沒有去就讀的陝西省宋慶齡基金會楓韻幼兒園,而是被媽媽昌女士一大早就帶到了西安市西京醫院排隊。和多數孩子一樣,年幼的青青因為懼怕打針吃藥對醫院充滿抵觸,但33歲的昌女士卻顯得比她還要緊張,因為此前一天,這位年輕的母親剛剛獲悉了一個驚人的消息——楓韻幼兒園長期給400多名幼兒集體服用一種中文名叫“鹽酸嗎啉胍”的成人抗病毒處方藥。
  因為歲數的原因,青青只模糊記得自己至少在老師的安排下服用了大概一年左右這種白色的小藥片。而正是這一年間,昌女士發現女兒持續性肚痛、頭暈、皮膚瘙癢,昌女士一直為此很困惑,也曾多次帶女兒去醫院檢查,B超、血檢,始終查不出病因。
  當楓韻幼兒園給幼兒集體服藥的秘密被意外發現後,數百名家長鬧開了,昌女士這才發現原來青青這樣的癥狀在這所幼兒園的幼兒中間非常普遍,情況嚴重的孩子生殖器出現病癥,比如男孩子下身紅腫、尿不出,就像患上了前列腺炎,女孩子則下身分泌物增多。
  憂心忡忡的昌女士等不及有關部門的調查結果,第二天就將孩子帶到了西京醫院檢查,醫生透露,僅這天上午,就至少有十幾名楓韻幼兒園的家長帶孩子來做檢查。
  血檢、尿檢單子開了一堆,望著無辜的女兒,昌女士氣得快哭了。“一直以為三聚氰胺離我很遠,誰曾想到幼兒園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給我女兒長期服藥,喪心病狂,令人髮指。”
  楓韻幼兒園為何給全園幼兒集體服藥?《新民周刊》展開了調查。
  幼兒普遍出現藥物反應
  陝西省宋慶齡基金會楓韻幼兒園位於西安市高新區風韻藍灣小區內,風韻藍灣是一個經濟適用小區,幼兒園的生源主要來自周邊小區。學校門口的銅牌顯示這是一家隸屬於陝西省宋慶齡基金會的一級幼兒園,根據家長們的介紹,風韻藍灣小區業主2006年陸續入住,2007年,幼兒園開園,法人代表孫雪紅,院長為趙寶英。
  因為給幼兒集體服藥的醜聞曝光,3月11日,楓韻幼兒園陷入了癱瘓,家長們集體罷課,並圍堵在校門口討要說法,個別家長因情緒激動圍堵附近的道路,被警方帶離。
  41歲的王先生有一個5歲半的兒子龍龍就讀於這所幼兒園的大班“太陽班”,他在接受《新民周刊》採訪時氣得哭了,王先生覺得太愧對自己的孩子,因為龍龍至少一年多以來一直在抱怨自己肚子疼、頭暈、皮膚瘙癢,還總是眨眼睛,王先生以為孩子在撒謊,為此還動手打過孩子。
  龍龍還伴有尿路紅腫癥狀,時常嚷嚷著要尿尿,到了馬桶邊卻半天尿不出,王先生一直以為龍龍是上火了,便給龍龍吃下火的食物,但根本不見好轉。
  直到2014年3月初,楓韻幼兒園一名小女孩回家後告訴媽媽,“媽媽,我以後再也不會感冒了”。媽媽問為什麼,女孩回答:“因為在我們學校吃了不會感冒的藥。”女孩描述那是一種白色的藥片,味道很苦。
  這名母親讓孩子把藥帶回來看看,沒想到孩子下午回家真的把藥拿回來了,白色的藥片上寫有“AOBO”。
  消息陸續在家長們中間傳開,一下子炸開了鍋,楓韻幼兒園的幼兒家長有從事醫療工作的,很快查出來這種由太原市振興製藥有限公司生產的抗病毒藥物,名叫“鹽酸嗎啉胍片”,俗稱“病毒靈”。
  根據藥物說明,這種藥物所含的嗎啉胍成分能抑制病毒的DNA和RNA聚合酶,從而抑制病毒繁殖,用於流感病毒及皰疹病毒感染,其不良反應可引起出汗、食欲不振及低血糖等。
  有家長獲悉,1999年12月11日國家藥監局對地方標準的病毒靈公佈停用,理由是效果不確切。還有家長獲悉,“鹽酸嗎啉胍片”用於小白鼠實驗出現小白鼠後代畸形的現象,這更加劇了家長們的擔心。
  3月10日,因為服藥秘密敗露,楓韻幼兒園約幼兒家長晚上到學校協商,但場面幾近失控,有憤怒的家長差點揪住院方毆打。
  大班幼兒朵朵的媽媽吳女士告訴本刊記者,見面會上,朵朵的爸爸向學校反映朵朵肚痛、皮膚瘙癢、盜汗等癥狀時,班上36個孩子的家長幾乎都反映孩子有同樣的癥狀。
  “我這才知道朵朵的副作用不是個案。”,根據吳女士的敘述,朵朵上個星期服藥後,出現明顯盜汗癥狀,半夜突然間從睡夢中爬起來,頭髮濕得像剛洗過一樣。吳女士認為女兒的這種癥狀完全符合“鹽酸嗎啉胍片”的副作用表現。
  3月11日下午,名叫李娜的母親來到楓韻幼兒園討要說法,她的兒子高一鳴今年7歲,從兩歲半就入托楓韻幼兒園,孩子長期喊肚子疼,卻始終查不出原因,2013年,高一鳴從幼兒園畢業,就讀一年級前,按照小學老師的建議,李娜再次帶孩子到醫院做了詳細的檢查,結果發現右腎積水,主治醫師當時覺得很奇怪,因為找不到病因。
  “我聽說楓韻幼兒園的秘密後,問孩子,孩子這才告訴我在幼兒園時一直服用白色藥物,老師是放在水裡讓孩子喝下去的。”
  3月渠道不明進貨1萬片
  《新民周刊》記者調查,1999年,國家藥監局確實對地方標準的“病毒靈”公佈停用,但國家標準的“病毒靈”並沒有停用,記者從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網站資料庫查詢,全國範圍內的鹽酸嗎啉胍片生產企業資料共有288條,其中楓韻幼兒園所採購的太原市振興製藥有限公司“鹽酸嗎啉胍片”於2010年9月19日獲批,批准字號“國藥準字H14023483”
  “病毒靈”的主要副作用確實是出汗、食欲不振等,但沒有發現其他嚴重影響健康的不良反應。此外,該藥對抗病毒的效果明顯,價格相當便宜,通常一百片售價不過1.5元左右。不過,即便成人使用,也要嚴格按照說明書或尊醫囑服用,來自西安市多家醫院的反饋意見是,這種藥是處方藥,因為出廠時沒有做孩子的臨床試驗,所以不推薦孩子使用。因為擔心副作用,西安市兒科權威醫院西安兒童醫院早就不進這種藥。
  3月10日晚上,幼兒園與家長的見面會上還來了當地教育局、藥監、衛生局以及當地宋基會等單位的領導,地方政府給出的態度是成立調查組調查此事。
  學生家長王先生很憤懣地對《新民周刊》表示,園方最初解釋給孩子服藥是為了增強孩子的抵抗力,“但這種藥只有治療作用,沒有預防作用。園方的解釋說不過去。”
  “整個楓韻幼兒園老師、保育員加起來一百多人,這麼長時間以來居然沒有一個人對家長透露過給孩子們集體服藥的事,你們就沒有娃娃?”王先生說,他很難理解這所幼兒園的員工集體無良到了這種程度。
  那麼,楓韻幼兒園究竟又是為何在家長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給幼兒集體服藥?園長趙寶英的解釋是,這是一個“失誤”。園長承認,只是跟園裡的保健醫生簡單商議後便開始給400多個幼兒服用“鹽酸嗎啉胍片”,服藥的目的是為了預防病毒感冒,保證出勤率,至於服藥時間,為“一個季度”。
  但這個解釋家長們並不認同。楓韻幼兒園分大中小班,這些班級分別被冠名“星星班”、“月亮班”、“太陽班”,大班的多位家長反映孩子吃了快三年。王先生指控這所幼兒園至少已經給幼兒服用這種藥物長達七年之久,也就是說很可能是從開園就給孩子偷偷服藥。
  一名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家長透露,其子女回憶在楓韻幼兒園上學期間就被老師喂過這種藥物。
  而為了哄孩子們順從地吃藥,園方想了很多辦法,比如有老師跟孩子說這種藥吃了舒服,有營養,還有老師說吃了藥就再也不會生病。就這樣,一直以來這個秘密居然沒有一個孩子跟家長提及。
  “鹽酸嗎啉胍片”是一種處方藥,園長解釋,藥是從藥房購買的。但家長們很不解,處方藥怎麼可以隨便買到,而且一買就是這麼大批量?
  王先生透露,家長們通過調查發現,幼兒園的保健醫生黃林俠並沒有醫師資格證,只有一個保健證書。更為驚人的是,家長們發現了至少兩張進貨單,其中一張寫於今年3月份,進貨量為1萬片。但家長們在學校並未發現藥片,“這些藥是不是已經被孩子們吃了?”王先生很擔憂。
  楓韻幼兒園給孩子們服用“病毒靈”的用量也讓家長們很是擔心,根據幼兒們對家長的反饋,有的班級一天給孩子喂一片,有的兩片。
  “帥帥”的媽媽告訴《新民周刊》記者,這種藥即便給孩子服用,也必須嚴格按照體重計算,且分三次服用,“學校怎麼可以這樣按成人的藥量給孩子長期服用。”“有的孩子說,每過一段時間就吃,一吃就是三天。”
  家長們要求學校出具用藥記錄,遭到拒絕,對用藥規律以及用藥最早始於何時等問題,園方諱莫如深。
  保證出勤還是藥物試驗?
  關於給孩子集體服藥的原因,青青的媽媽昌女士認為可能與收費有關,楓韻幼兒園是一所民辦幼兒園,每月收費1130元,其中國家補貼90元,也就是說每個家長每月需交1040元。這個收費,王先生認為是比較高的,因為他的工資收入每個月也就只有兩千多元,“但我們還是要把孩子送進幼兒園,看中的就是宋基會這個品牌。”
  按照收費辦法,如果幼兒缺勤一天,楓韻幼兒園就要給家長退一天的費用,超過十天缺勤,就要退一半的托費。
  但王先生等更多的學生家長則擔心有更大的利益驅動,比如是不是在將孩子當小白鼠進行人體藥物試驗。
  王先生作出這種懷疑的依據是,“不管孩子身體健康與否,都必須吃這種藥。孩子一旦生病請假,園方就表現得非常緊張,打電話追問生了什麼病,什麼反應,我們一直以為園方很關心孩子,為此很感動,但現在想來有些不正常。”
  《新民周刊》進一步調查發現,楓韻幼兒園被家長集體投訴已不是首次,2012年,這所幼兒園的家長集體反映,為了升級一級幼兒園,園方進行突擊裝修,讓孩子們打地鋪睡午覺,兩個孩子一個被窩,而且裝修時的油漆味道非常嚴重,連家長們接送孩子時都覺得鼻子眼睛受不了。但這件事後來不了了之,幼兒園還順利評上了一級幼兒園。
  在陝西省宋慶齡基金會鴻基、楓韻幼兒園網站頁面上,宋慶齡的頭像非常醒目,楓韻幼兒園宣稱其品牌理念為“繼承和發揚宋慶齡先生畢生致力的兒童文教事業”,辦園導向為“安全、健康、快樂、發展”,安全理念為“安全是幼兒園發展的底線,防患於未然”。
  然而,給幼兒集體服藥的事件顯然與這些宣傳相背,家長們質問,“黑心幼兒園配得上宋慶齡先生的稱呼嗎?”
  《新民周刊》多次聯繫楓韻幼兒園進行採訪,均未得到回應,目前,當地教育、衛生、藥監、宋基會等部門已經介入調查。
  作為家長代表,王先生表達了家長們的訴求,一,儘快調查並公佈楓韻幼兒園給孩子集體服藥的真正動機、用藥規律;二,在家長們信得過的醫院對孩子進行體檢;三,衛生局組織專家介入,評估藥物對孩子的影響,包括長期影響,保障孩子成長後的生活、生育安全。
  王先生還有一個擔心——是否還有其他幼兒園存在楓韻幼兒園的問題。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PARK LANE

ecidgxze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